冠名(1 / 2)

终于,经历了千难万险,三人来到了芙宁娜的小洋房。

距离上次来这里好像已经度过了很久,菲希斯很怀念,毕竟这可是自己穿过来的第一站。

怀着思念,他敲响了房门。

迎接他的不是芙芙可爱的笑脸,而是一句:

“我不是说过不要再来了吗!”

“这是.....怎么了?”

门外三人组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那维莱特走上前,再次敲了敲门。

“芙宁娜女士,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估计是听出了那维莱特的声音,屋里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,过来一会儿,门才打开,芙宁娜穿着睡衣站在里面。

“啊,原来是那维莱特,克洛琳德还有菲希斯。”她挠了挠有些乱糟糟的头发,“抱歉,让你看到这么混乱的一面。”

“别这么说。”菲希斯赶忙拿出做好的小饼干,“这是我亲手做的小饼干,快尝尝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芙宁娜拿起一块泡泡海马的,可可爱爱的形状,一口咬下去,是葡萄味的。

她的声音波澜不惊,却还是伪装着一副惊喜的样子,机械的说:“哇,好好吃。”

【什么!】

拜访三人组这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,连小饼干都无法让她振作起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!

几个人就这么相顾无言的站了许久,最后还是芙宁娜反应了过来。

“抱歉,忘记邀请你们先进来了。”

走进屋子,这才是真的一片狼藉。

估计是很久都没有出门了,到时都是食品袋子,屋子也好久都没有大扫除了,东西摆的乱七八糟,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。

“抱歉。”芙宁娜继承了那维莱特的抱歉流大法,浑浑噩噩的将他们引到沙发上坐下。

见状,几个人的眼里写满了担忧。

克洛琳德拿出芙宁娜最爱吃的小蛋糕,那维莱特掏出从百货商店买的新品糕点,菲希斯使出浑身解数,努力的去调动她的情绪,这些全都被芙宁娜照单全收。

只是,她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笑容。

“芙芙....”菲希斯很心疼她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可以跟我们说啊。”

【不要再一个人扛着了,你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,至少,你还有我们。】

“我....”芙宁娜低着头,有些沮丧。

“有什么事,说出来才能解决。”克洛琳德也说。

那维莱特没有说话,但他的眼神非常坚定,充满安全感,似乎在说:你值得信赖。

犹豫再三,芙宁娜还是决定将事情告知几人,毕竟就像他们说的那样,多一个人,更便于解决。

可她还没说出口,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

芙宁娜站起身想去开门,却被克洛琳德拦住了。她站起身,先一步打开了房门,一道身影立刻冲了进来,对着克洛琳德一个劲的鞠躬。

“芙宁娜大人,请您同意冠名我们的剧本吧,如果没有您的帮助,整个剧团都要撑不下去了!”

来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士,穿着很简洁的服装,手里还拿着一摞像是剧本一样的东西。

“芙宁娜大人,您声明在外,只要您肯为我们的剧本冠名,自然会有更多的人关注,我们的剧本火了,您也会变得更火不是吗?”

她许是看准了芙宁娜善良,不会将她赶出去,一边卖惨一边想往房间里挤。

只是,她一抬头就看到克洛琳德略带些冷漠的表情,吓了一下跳。

“决...决斗代理人!”

她还是认出了克洛琳德,同时也发现了坐在客厅里的那维莱特。

“还有最高审判官大人!”

她先是一愣,随即眼神更加炙热。

“哎呀,早知道那维莱特大人也在的话,我就把我们剧团最漂亮的演员也带过来了!”

【哎呀,如果从来没有参加过剧本的最高审判官也为我们冠名的话,这部剧简直赚大发了!】

【这个芙宁娜真是不知好歹,如果她早就愿意为我们冠名,还用的着我天天早起来这个破地方?真是当过几天水神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,现在早就是过气演员了还不经常在人们面前刷点存在感,真是无语。】

听到这个女人的心声,菲希斯简直怒了。

【我靠!怎么会有这种人!】

他气呼呼走上前,质问道:“你到底是想要冠名,还是想要名气啊?”

“一边想借芙芙名气的东风,一边又心里谁都瞧不起,利用人家还想立牌坊,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!”

“你!”

那女人看是个不知名的美露莘,想要伸手打人,还没举起手,就见那维莱特已经站在了小美露莘的身后。

【不行,那维莱特是出了名的美露莘控,如果能先将这个美露莘拿下,估计就能谈冠名的事了。】

想到这,她换上一副笑脸。

“小妹妹,喜不喜欢戏剧啊,姐姐这里有很棒的剧本,相信那维莱特大人一定会很喜欢的。”

说着,她就将剧本往菲希斯怀里塞,

【你算盘珠子蹦我脸上了!】